莫泊桑的《我的舅舅索斯泰纳》这篇小说想表达什么?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cc-teienlist.com/,卡纳莱斯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卡纳莱斯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卡纳莱斯

开的一个小玩笑。舅舅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之前舅舅对共济会十分的推崇,对老耶稣会士厌恶鄙夷。与最后推崇会士,甚至决定将继承权给会士形成了对比。而谁又能想到,这种信念的改变只是因为一个玩笑。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我的舅舅索斯泰纳

像世上许多人一样,我的舅舅索斯泰纳是个自由思想家,一个因愚昧无知而成为的自由思想家。有人笃信宗教,也往往是由于同样的缘故。一看见神父,他就愤怒得令人难以置信,又是挥拳相向,又是用手指做牛角状[3],还趁对方看不见摸摸某种铁器。其实这已经是一种信仰,对毒眼的信仰。对于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信仰,世人不是全盘接受,就是断然拒绝。而我呢,我也是个自由思想者,或者说,人类因为怕死而发明出来的一切教义,我都深恶痛绝。卡纳莱斯可是我并不仇恨圣堂寺院,不管它们是天主教的、使徒教派的、罗马教会的、新教的、俄罗斯东正教的、希腊正教的、佛教的、犹太教的,还是伊斯兰教的。再说,评价和解释这些寺院,我有自己的方式。一座寺院,是对未知的崇敬。思想越扩大,未知就越缩小,寺院也就越不稳固。不过,我要在寺院里放上些望远镜啦、显微镜啦、发电机啦,用来代替香炉。就是这么回事!

我舅舅和我几乎在所有问题上都意见分歧。他是爱国者;我呢,我不是,因为爱国主义,这也是一种宗教。它是战争的祸根。

我舅舅是共济会会员。我呢,我公开宣称共济会员比那些虔信的老太婆还要愚蠢。这是我的看法,而且我仍然坚持这种看法。如果非得有一个宗教的话,在我看来那个最古老的也就够了。

其实这帮傻瓜不过是在效仿神父们。他们用三角[4]代替十字作为标志。他们也有教堂,管它叫“会所”,有一大堆不同的仪式:苏格兰仪式啦,法兰西仪式啦,大东会仪式啦,尽是些笑死人的无聊的玩意儿。

再说,他们要做什么呢?挠挠手心,表示互相帮助。我倒看不出这有什么坏处。他们只是把基督教“你们要互相帮助”的格言付诸实践罢了。唯一的区别,就是挠不挠手心。不过,借一百苏给一个穷鬼,犯得上搞这么多繁文缛节吗?把布施和援助视为义务和职责的教会中人,总在他们的书信开头写下J.M.J.[5]三个字母。共济会员在他们的名字末尾点三个点儿。哥儿们,半斤八两!

我舅舅总是回答我:“我们正是祭起宗教来反对宗教。我们以自由思想作为消灭教权主义的武器。共济会是一座堡垒,任何想要拆除神坛的人都可以加入。”

我则反驳说:“可是,我的好舅舅(在心里我却说着:‘老糊涂’),我要责备你们的正是这一点,你们不去摧毁,而是在组织竞争;这样只是压低了价格,如此而已。再说,如果你们只允许自由思想者参加你们的队伍,倒也罢了;但是你们却来者不拒。你们中间有大量的天主教徒,甚至一些教权派的头目。庇护九世当上教皇以前也是你们的人。如果你们把这样拼凑起来的结社称作反教权主义的堡垒,我看你们的堡垒呀,也未免太脆弱了。”

我舅舅听了眨眨眼睛,补充道:“我们真正的行动,最可怕的行动,在政治方面。我们是在持之以恒、稳扎稳打地摧毁着君主政治的精神。”

这一下,我禁不住叫了起来:“啊!是的,你们都是些机灵鬼!如果您对我说共济会是个选举工厂,这我同意;如果您对我说它是诱导人们投票给各种色彩候选人的机器,我也决不否认;如果您对我说它没有别的功能,除了欺骗善良的民众,把他们征集来,像送士兵上火线一样把他们推向投票箱,我也会赞同您;如果您对我说它对一切野心家来说都是有用的,甚至是不可缺少的,因为它把每一个会员都变成了选举干事,我会向您大声疾呼:‘这再清楚不过了!’但是,如果您硬要对我说它在摧毁君主政治的精神,我可就要当面笑话您了。

“请您稍微仔细地瞧一瞧这个庞大而又神秘的民主结社吧。它在法国帝国时代的大导师是拿破仑亲王;在德国的大导师是皇太子;在俄国的大导师是沙皇的弟弟;汉伯特国王,威尔斯亲王,世界上所有戴冠冕的脑袋,都是它的成员呢!”

这一次舅舅凑在我的耳边悄声说:“的确是这样,不过所有这些王侯都在不知不觉中为我们的计划服务。”

他们见了面,就神秘兮兮地用各种触手的动作交换暗号,简直可笑极了。我要是想惹舅舅发火,只消提醒他,狗也有一套和共济会一模一样的互相识别的方法呢。

然后,舅舅把这个朋友领到角落里,就像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泄漏给他似的;他们隔着桌子相对而坐,不论是互相审视,彼此观察,还是交杯换盏,他们都有一套特殊的方式,眼睛一眨一眨的,仿佛在不停地说:“咱们是自家人,对不?”

一想到世上有好几百万人这样装腔作势而又乐此不疲,真让人受不了!我宁愿做耶稣会的会士。

赶巧,在我们这座城市就有一个年老的耶稣会士。他是我舅舅索斯泰纳的眼中钉。每次遇见他,哪怕只是远远瞅见他,我舅舅也会念念有词:“坏蛋,滚开!你瞧吧,这混账东西总有一天会来害我。我感觉得出来。”

圣周[6]临近了。我舅舅打算在星期五组织一次肉食晚餐,一顿像样的晚餐,会有安杜依灌肠和猪肉灌肠。我极力反对,说:“那一天我会照常吃荤,不过我是独自一人,在自己家。您搞这种示威,很愚蠢。为什么要示威呢?别人不吃肉,碍您什么事?[7]”

可是我舅舅很坚决。他邀请了三个朋友到本城最好的一家饭店进餐;因为是他买单,我也就不再拒绝参加这场示威。

我们四点钟在生意最火的佩内洛普咖啡馆占据了一个显眼的位置;我舅舅索斯泰纳声音洪亮地谈论着我们点的菜。

六点钟开始上菜,十点钟我们还在吃;我们五个人喝了十八瓶优质葡萄酒,外加四瓶香槟酒。这时,我舅舅提议搞他所谓的“大主教巡访”。每人面前有六个小酒杯,摆成一排,斟满不同的利口酒;他们必须在数到二十以前一杯杯喝完这些酒。这很傻,但我舅舅索斯泰纳却觉得很“应景”。

十一点钟,他已经烂醉如泥,只得雇车把他拉回家,扶他上床睡下。他这次反教会示威,看来注定要演变为一场可怕的消化不良了。

我也醉了,不过醉得开心;在返回住所的路上,我脑子里突然闪出一个不够信义、但却能完全满足我的怀疑主义本能的念头。

我正了正领带,做出一副难过的表情,像发了疯似的拉响那位老耶稣会士的门铃。他耳背,让我好等。后来我用脚狠踢,房子都摇晃了,他才终于在窗口探出戴着睡帽的脑袋,问:“找我有什么事呀?”

我大声疾呼:“快,快,尊敬的长老,给我开门;有个已经绝望的病人一定要请您去做圣事!”

那可怜的老头儿立刻套上一条裤子,道袍也没穿好,就跑下楼来。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告诉他,我的自由思想家舅舅突然感到很不舒服,看来要生一场大病;舅舅对死亡万分恐惧,希望见他,和他谈谈,听听他的高见,更好地了解宗教,向教会靠拢,当然喽,还希望做忏悔,领圣体,以便在跨出那可怕的一步时可以心安神泰。

我还用不以为然的口气补充道:“总之,他希望如此。这样做即使对他没有什么好处,但愿也没有什么坏处。”

老耶稣会士惊喜交加,浑身哆嗦着对我说:“孩子,请稍等,我就来。”但是我连忙说明:“对不起,尊敬的神父,我就不陪您去了;碍于信仰,我不能那样做。我刚才甚至拒绝来找您。因此拜托您别说见到过我,就说您是得到上天启示才知道我舅舅生病的。”

老头儿允诺以后,就匆匆走去,拉索斯泰纳舅舅的门铃。正在伺候病人的女仆立刻来开门;我眼看着那件黑道袍消失在这座自由思想的堡垒里。

我躲在隔壁的门洞里等着看热闹。要不是生病,我舅舅一定会把这耶稣会士打个半死,可我知道他现在连胳膊也动弹不了,我幸灾乐祸地寻思:这两个对头狭路相逢,会出现怎样令人无法想像的场面?出现怎样的恶斗?怎样的激辩?怎样的惊愕?怎样的混乱?在冤家路窄的情况下又会有怎样的结局?要知道我舅舅发起怒来,只会让局面更难收拾。

我独自一个人捧腹大笑,并且一迭连声地低声说着:“哈哈!多么妙的玩笑,多么妙的玩笑!”

不过天很冷,我发现耶稣会士过了好久仍不出来。我心想:“他们一定吵得不可开交。”

一个钟头过去了,接着两个钟头、三个钟头过去了。尊敬的神父还没出来。发生了什么事呢?难道我舅舅看见他,冷不防气死了?或者他把这穿道袍的人杀死了?或者他们俩互相吞噬了?这后一种假设在我看来可能性很小,因为我认为舅舅现在连一克食物也吃不下去了。这时天已大亮。

我惴惴不安,可又不敢进去,这时我想起有个朋友正好住在对面。我走去找他,向他说了实情。他先是一惊,不过接着就大笑起来。我就埋伏在他的窗口下。

直到六点钟,耶稣会士才出来,一副安然自若、踌躇满志的神情;只见他不慌不忙地走远了。

这时我又惭愧,又胆怯。我拉响舅舅的门铃;女仆出来开了门。我没敢向她打听,就一声不吭地走上楼。我的索斯泰纳舅舅躺在床上,脸色煞白,面容憔悴,神情沮丧,目光忧郁,胳膊疲软。一张小圣像用别针别在帐子上。

“我也不知道;很奇怪。不过,最怪的是刚从这儿出去的那个耶稣会神父,你也知道,就是我以前不能容忍的那个人,嘿,他居然得到上天的启示,得知我的病情,跑来看我。”

“真的,他确实来了。他听到一个声音叫他起床,到我这儿来,因为我快死了。这是一道天启。”

过了一分钟,我尽管心里说不出的高兴,还是强装气愤地说:“舅舅,您这个自由思想家,您这个共济会员,怎么能接待他,而不把他撵出去呢?”他好像有些不好意思,结结巴巴地说:“你听我说呀,因为这件事实在太蹊跷,太蹊跷了,完全是天意呀!再说,他还跟我谈到我的父亲。他从前认识我父亲。”

“我当然知道;不过我当时有病,病得很厉害!他尽心尽意照顾了我一整夜。他真是太好了。多亏他救了我。他们这些人,多少都懂一点医道。”

“是呀,没错。见他待我这么好,我就留他吃了顿午饭。他是在我床边这张小桌子上吃的;我只喝了一杯茶。”

“别瞎说,加斯东;有些玩笑开得太不得体。我这次生病,他对我的关心比亲人还好,我希望别人也尊重他的信仰。”

“我们玩了一把别吉格[8],然后他念日课经,我读他带来的一本小书,那本书写得不错。”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更准确地说不是。这是他们在中非洲传教的故事,不如说是一本写旅游和冒险的书。这些人在那里做的事,很了不起啊。”

我开始感觉到事情不妙。我站起来,说:“好吧,再见啦,舅舅,我看得出您正在脱离共济会,皈依宗教。您变节了。”

我问:“您那个耶稣会士,他下次什么时候来?”我舅舅喃喃地说:“我……我也不知道,也许明天吧……不过也说不定。”

我这个玩笑真是弄巧成拙!我舅舅彻底改变了信仰。如果仅止于此,倒还无所谓。天主教也好,共济会也罢,在我看来,不过是黑猫白猫。最糟糕的是,他刚刚立了遗嘱,是的,立了遗嘱,竟然剥夺了我的继承权,先生,把遗产留给了那个耶稣会神父。

[1] 本篇首次发表于一八八二年八月十二日的《吉尔·布拉斯报》;一八八四年收入中短篇小说集《隆多利姐妹》。

[2] 保尔·吉尼斯蒂(1855—1932):记者,通俗喜剧作家,风俗小说家。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cc-teienlist.com/,卡纳莱斯

皇家马德里官方商城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cc-teienlist.com/,皇家贝蒂斯

有时候,为了追求一样东西而令自己的身心疲惫不堪,是很不划算的。况且,有些东西是“只可远观而不可近瞧之”,一旦你得到它,日子一久你会发现,其实它并不如原本想象的那么好。皇家贝蒂斯如果你再发现你失去的和放弃的东西更珍贵的时候,你一定会懊恼不已。所以也常有这样的一句话:“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因此,当你喜欢一样东西时,得到它也未必是你最明智的选择。人生是复杂的,有时又很简单,甚至简单到只有获得和放弃。应该获得的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皇家贝蒂斯发现尽力而为之后,此事依然与自己无缘,就要潇洒地放弃。获得往往心地坦然,而放弃则需要巨大的勇气。

外交部:中印两军于6月30日举行第三轮军长级会谈

自昨夏登陆诺坎普以来,格列兹曼首次遭遇连续两场比赛未能获得首发机会的情况。在巴萨主场迎战马德里竞技的争冠关键战中,格列兹曼在伤停补时阶段才获得出场机会,而当时巴萨已经遭到马竞逼平,格子出场面对老东家也回天乏力,只能见证球队吞下平局苦果,将争冠主动权拱手。

巴萨主帅塞蒂恩近来饱受舆论质疑,他遭到球队逼宫的传闻更是成为热议话题。是役他按下格列兹曼,令球员感到缺乏尊重,因此沮丧不已。据塞尔电台消息,法国前锋难以理解为何在第90分钟才被派上场,他觉得自己完全配得上更多出场时间。

对此,塞蒂恩的解释是,“我觉得格列兹曼是个非常好的球员,但我不可能让每个球员都获得出场机会,需要有人替补。这样的比赛里,我很难找到让他出场的时机。另一方面,在那个时间(第90分钟),皇家贝蒂斯比赛的最后,我觉得可以派上格列兹曼去做些什么。”

“况且那些在球场上的球员都表现得不错,苏亚雷斯、梅西或者普吉都踢得很好。我们很难做出一个不会让场面失控的换人调整,比如用格列兹曼替换中场。我不会对他道歉的,但我会在明天与他进行谈话。”

这个说法显然令格列兹曼难以接受,其父代替儿子出头,在社交平台上传塞蒂恩赛后言论截图,并评论道:“要进行这样的对话,你首先得有能开卡车的钥匙,但事实截然相反,你连司机都算不上,你就是个乘客。”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的言辞有僭越之嫌,格子父亲随后删除了这条动态,但已无法阻挡截图在社交网络上大范围流传。球员家属都能对西甲豪门主帅随意开炮,无疑印证了加泰媒体的说法:塞蒂恩并不是失去了对更衣室的管控,而是因为他从未获得过巴萨更衣室的控制权。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海航推出 “嗨购自贸港”畅飞套餐,不到3000元,不限次数搭乘海南国内航班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cc-teienlist.com/,皇家贝蒂斯

堪比传奇球员《FIFA OL3》前锋绝版球员推荐

虽说使用赛季卡组建队套的玩家数量,远不及使用传奇球员的玩家,但作为FIFAONLINE3的重要组成部分,赛季卡既是情怀的一部分,也有不少能力堪比传奇的球员。那么,有哪些绝版球员,既有着较大的流通量,又非常好用呢?且看我们的推荐!

随着“K神”的退役,他的球员卡自然也是绝版了。在游戏中,10W克洛泽是许多情怀玩家在锋线上的不二之选——除了传奇球员,他可能是头球最强的前锋了。虽然数值上看,06W克洛泽更高一些,但仔细看各项数据,我们会发现10W克洛泽呈现了碾压之势,何况,这张卡还有拜仁户口,绝对是德国球迷的锋线首选。

“魔兽”虽然还未退役,自从2012年之后,就算是开始了他的环球养老之旅。如今他在美国次级联赛当小老板兼球员,还能发挥一些余热。06U德罗巴,是切尔西队套锋线的最佳选择,也是情怀之选。在车套托雷斯不给力,迭戈科斯塔与球队反目的情况下,德罗巴对于车套玩家来说是绝对不可缺少的杀器。

“金童”的职业生涯,几乎经历了一切——天才出道、加入豪门、世界杯登上巅峰、因伤病跌入低谷,再到现在作为老将,享受着最后的足球生涯,可谓非常传奇。08年的托雷斯,罗伯特-托雷斯才加盟利物浦一个赛季,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又在欧洲杯决赛中一剑封喉,到达人生巅峰。而08E托雷斯,模型好看,能力强悍,也是不少“看脸”玩家的好选择。

大伊布生涯换过多家俱乐部,因此他的卡频繁绝版也就不奇怪了。11伊布的优势,在于拥有AC米兰户口、高大的模型、出色的锋线数据、以及良好的手感。(特别是相对于10U伊布)当然,如果你是巴黎球迷或是曼联套玩家,自然还是有更多选择。伊布还能踢多久我们不知道,但他似乎把最好的时光,留在了米兰。

“波尔蒂王子”或许生错了时代。随着4-4-2阵型的没落,几乎没有球队再设置“二前锋”的角色,波多尔斯基也只能去边路寻找自己的位置。但即便如此,他在德国国家队的历史上,也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出场前五、进球前五,这甚至超过了许多我们熟知的名字。08E波多尔斯基,可以胜任前场多个位置,作为球队前场万金油,值得拥有。

不管怎么说,这些绝版球员,都曾经在现实中,为我们奉献过无数精彩的表演。虽然现在他们年华老去,风光不再,但在游戏中,他们还是可以为我们攻城拔寨,创造各种奇迹。

作为一名FIFAONLINE3玩家,我们应该感到幸运——我们依然能在游戏中体验到这些伟大球员的巅峰,也可以体会到真实的足球的魅力,对于一名球迷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满足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cc-teienlist.com/,罗伯特-托雷斯

女排传奇巨星“叛变”?古巴王朝核心让人唏嘘无法理解她的决定

提到上个世纪的女排霸主古巴女排,相信喜爱排球的球迷们肯定不会感到陌生,古巴队在世界女子排坛创造了一个神话,她们拿下了史无前例的八连冠,而这个八连冠或许以后也很难有来者。古巴队的成绩让很多球迷们摩拜,直到现在,有些球迷还会拿出古巴队当年的比赛视频进行观看。

古巴女排之所以能够实现三大赛八连冠的壮举,这与当时古巴女排队伍中天才球员是密不可分的,在副攻线上托雷斯被评为世纪最佳,而托雷斯的对角马佳丽斯也是传奇巨星级别的人物,马佳丽斯的暴力进攻在当时可谓是所向披靡。马佳丽斯是球迷们非常认可的一位副攻手,而最近这位巨星却因为另一件事情引起了球迷的注意。

这位传奇巨星最近加入了美国的国籍,这让很多喜爱她的球迷感到无法理解,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决定,有的球迷甚至认为这就是一种叛变的行为。古巴女排的很多球员喜欢叛变,她们叛逃到其他国家,代表其他的国家队比赛,但是马佳丽斯已经退役多年,不知道她加入美国国籍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她不知道古巴和美国的关系并不好吗?

加入美国国籍之后,马佳丽斯显得非常兴奋,球迷们看到这位老将脸上兴奋的表情,更是感到唏嘘不已,作为古巴的传奇巨星,马佳丽斯代表了一个时代,当年古巴女排的姑娘们为了国家的荣誉奋力拼搏,但是没想到在多年之后,马佳丽斯居然投靠了自己祖国的死敌,相信当年的那些队友们看到她之后也会感到非常无奈。

古巴队当年在世界女子排坛就是一个传奇,但是现在的古巴女排却彻底没落,她们甚至没有机会参加奥运会的比赛,虽然古巴队近些年来出现了一些比较有天赋的年轻选手,但是这些年轻选手的成才率却非常低,因为她们缺乏高水平大赛的历练,想要在竞争激烈的世界女子排坛打出名堂是非常有难度的。

明年的东京奥运会,球迷们肯定不会看到古巴女排的身影,但是大家还是非常希望在巴黎奥运会上看到黑色橡胶的逆袭归来,虽然马佳丽斯加入了美国国籍,罗伯特-托雷斯但是当年她在赛场上的英姿还是会成为球迷永远的记忆,希望年轻的选手们能够学习到马佳丽斯的优秀技术,早日挑起古巴女排的大梁,为古巴女排重新崛起做出贡献。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cc-teienlist.com/,罗伯特-托雷斯

抄录莫泊桑小说一篇:我的舅舅索斯泰纳

我的舅舅索斯泰纳像世上许多人一样,是一个自由思想家,一个由于愚蠢无知,才变成的自由思想家。往往有些人也因为同样理由出家修道。他一看见神父就莫名其妙地火冒三丈,朝他挥拳头,双手在头上装犄角,还背着他赶紧摸摸一样铁器,其实这已经是一种信仰,对毒眼的信仰。对各种各样的荒唐信仰,我们的态度应该是:要不一概接受有,要不一概不接受。我呢,我也是一个自由思想家,换言之,任何一种因为对死亡的恐惧而制造出来的教义,卡纳莱斯我都反对,不过我并不恨教堂寺院,不管它是天主教的、使徒教派的、罗马教的、新教的、东正教的、希腊正教的、佛教的、犹太教的,还是伊斯兰教的。再说,我有我自己的一套看法和见解。一个寺院,它是代表人对求知的崇敬。思想的领域越扩大,未知的范围也就越缩小,寺院的根基也就越不稳固。不过,我要在里面放上些什么望远镜啦,显微镜啦,发电机啦,来代替香炉。如此而已。

我的舅舅和我几乎在任何问题上意见都不一致。他是爱国者,我呢,我不是,因为爱国主义也是一种宗教。它是战争的根源。

我的舅舅是共济会会员。我呢,我公开说,共济会会员比那些信教虔诚的老太婆还要愚蠢。这就是我的看法,并且坚持不变。如果非得有一种宗教不可的话,我看有那个老的也就够了。

其实这伙傻瓜不过是在模仿神父们。他们用三角架代替十字架作为标志。他们也有教堂,管它叫“分会”,有一大堆各种不同的仪式:什么苏格兰仪式啦,法兰西仪式啦,大东方仪式啦,全是些叫人笑痛肚皮的无聊玩意儿。

再说,他们要干什么呢?搔搔手心,互相帮助,这个我倒还看不出有什么坏处。他们实行的是基督教的训诫:“你们要互相帮助”,惟一的不同,就在搔不搔手心上。不过,为了借五个法郎给一个穷鬼,犯得上费这么大事吗?布施、援助,对出家修道的人来说,是一种义务,一种职责,他们在他们书信的开头,都要写上J.M.J.这三个字母。共济会员在自己名字后面也点上那么三个点,这还不是一码事!

我舅舅这么回答我:“我们正是创立宗教来反对宗教。我们以自由思想为武器,来消灭教权主义。共济会是一座城堡,凡是希望打倒神灵的人都可以加入。”

我反驳说:“可是,我的好舅舅(在心里我却喊他‘老糊涂’),我要责备你们的正是这个。你们不是在消灭什么,而是在进行竞争,除了降低价格以外,这不会有什么结果。再说,如果你们只允许自由思想家参加你们的队伍,那我还可以理解;可是你们什么人都吸收。你们中间有大批的天主教徒,甚至还有教权派首脑。庇护九世在当教皇以前,也是你们中间的人。如果你们把这样组成的一个社团算做反对教权主义的堡垒,我看你们的这个堡垒呀,力量未免太弱了。”

我的舅舅于是眨眨眼,补充说:“我们真正的活动,最可怕的活动,是在政治方面。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cc-teienlist.com/,卡纳莱斯我们稳扎稳打,一步一步地在摧毁君主政治的精神。”

这一来,我可忍不住叫起来了:“不错,你们都是老奸巨滑的人!如果您对我说:共济会是一个选举工厂,我完全同意;如果您对我说:它是控制投各种色彩的候选人的票数的机器,我也决不会否认;如果您对我说:它没有别的用途,除了愚弄善良的人民,把他们拉来,像送士兵上火线似的送到投票柜那儿去,我赞同您的意见;如果您对我说:因为它把每个会员都变成了一个选举代理人,所以对任何有政治野心的人来说都是有用的,甚至是不可缺少的,我会大声回答您:‘这真是再清楚也没有了’。不过,如果您硬要对我说:它在摧毁君主政治的精神,可别怪我当面笑话您。

“请您稍微仔细想一下这个广泛而神秘的民主团体。它在法国的大首领是帝国时代的拿破仑亲王;在德国的大首领是皇太子;在俄国的大首领是沙皇的弟弟。汉伯特国王,威尔斯亲王,世界上所有戴着冠冕的脑袋瓜都加入了!”

舅舅这一次对着我的耳朵悄声说:“说得对,不过所有这些王侯都不知不觉地在为我们的计划服务。”

他们遇到以后,带着一种十分可笑的神秘态度握手,捏啊攥的在手上交换一整套秘密暗号。我要是想叫舅舅发脾气,只须对他说:狗也有一套完全是共济会式的互相认识的办法。

随后,舅舅把他这个朋友领到角落里,就像有什么重要事要告诉他似的;他们隔着桌子面对面坐下来,不论是互相观察,交换眼色,还是喝酒,都有一套特别方式,眼睛这么一瞟一瞟的,像是不断在说:“咱们是一家人,对不对?”

玩这种装腔作势的鬼把戏的,想不到世界上竟有好几百万呢!我宁愿做耶稣会的会士。

恰好在我们城里就有一个老耶稣会士。他是索斯泰纳舅舅的眼中钉。每次遇见他,哪怕是远远瞧见他,我的舅舅也会低声唠叨;“滚开,你这个坏蛋!”然后挽住我的胳膊,在我的耳边悄声说:“瞧着吧,这个混帐东西总有一天要来害我的,我觉得出来。”

圣周快到了,舅舅打算在星期五举行一次有荤腥的晚餐,一次真正的晚餐,要有杂碎灌肠和猪肉灌肠。我竭力反对,我说:“我到那天也跟平常一样吃荤,不过一个人在家里吃。您这种示威运动很愚蠢。为什么要示威呢?别人不吃肉,碍您什么事?”

可是,舅舅态度很坚决。他邀请三个朋友到城里顶好的一家饭馆去吃饭。因为是他付帐,我也就不再拒绝参加这次示威了。

我们四点钟就在生意最兴隆的佩内洛普咖啡馆占了个显眼的座儿;索斯泰纳舅舅故意大声谈论他点的菜。

六点钟开始吃,到了十点钟还没有吃完。我们五个人喝了十八瓶上等葡萄酒,外加四瓶香槟酒。后来,舅舅又提议来一次他所谓的“大主教巡行”。每人六个小酒杯,在面前摆成一排,甚满各种利口酒;然后必须在一位参加者数到二十以前一杯杯地喝干。真够无聊的;可是索斯泰纳舅舅却认为很“应景”。

十一点钟,他已经喝得酩酊大醉,只好雇辆马车把他送回去,安排他睡下;他这次反对教士的示威,可以肯定会转变成一场严重的消化不良症。

我也醉了,不过醉后的兴致非常好,在回家的路上,忽然想出了一个鬼主意,它完全符合我对宗教抱有的怀疑主义的本能的需要。

我理了理领带,装出一付着急的神色,发疯似的去拉老耶稣会士的门铃。他耳朵聋,让我等了很久,一直到我砰砰踢门,把房子都快踢坍了,他才在窗口探出戴着棉睡帽的头来问:“找我有什么事?”

我大声喊道:“快,快,可敬的神父,快开门;有一个毫无希望的病人一定要请您去行圣事!”

这个可怜的老头儿连忙套上一条裤子,顾不上穿道袍,就赶紧跑下楼来。我气喘吁吁地告诉他,我那位自由思想家的舅舅突然感到很不舒服,看样子是一场重病,所以他担心自己活不了了,希望见见他,和他谈谈,听听他的意见,更好地了解宗教信仰,跟圣教会和解,毫无疑问,还希望忏悔,领圣体,为的是在跨那可怕的一步时良心可以得到安宁。

我最后用挖苦的口气补了两句:“他希望如此;总之,这样做即使对他没有什么好处,也不会有什么坏处。”

老耶稣会士又惊又喜,他战战兢兢地对我说:“请您等我一分钟,孩子,我就来。”

可是我连忙说:“请原谅,可敬的神父,我不陪您去了,我的信仰不允许我这样做。刚才我甚至拒绝来找您;因此请您不要说您见到我,就说我舅舅的病您是得到上天启示才知道的。”

老头儿答应以后,匆匆赶去拉索斯泰纳舅舅的门铃。女佣人正在伺候病人,立刻来开门;我看见那件黑道袍消失在这座自由思想的堡垒里。

我躲在附近人家的大门口,等着看热闹。换了身体好的时候,舅舅一定会把那个耶稣会士打个半死,但是我知道他这时候连动一动胳膊都办不到。我怀着欣喜若狂的心情问自己:这两个冤家对头见面以后会演出怎样一场难以预料的戏呢?会有怎样的争吵?怎样的解释?怎样的惊讶?怎样的混乱?等我舅舅发起脾气来,这个紧张场面就更加不可收拾,到那时又会有怎样的结局呢?

我独自一个人笑得捧住肚子,一遍又一遍低声说:“哈哈!多妙的玩笑,多妙的玩笑哟!”

然而,天气很冷,我发现那个耶稣会士过了很久还没出来,于是就对自己说:“他们还在互相解释呢。”

一个钟头过去了,两个钟头过去了,三个钟头过去了。可敬的神父还没有出来。发生了什么事呢?是舅舅看见他,一下子气死了吗?是他把这个穿道袍的人杀了吗?还是他们俩在互相吞食呢?最后的这一个推想,在我看来,可能性很小。因为在我看来舅舅这时候连一克食物也吞不下去了。天亮了。

我惴惴不安,可是又不敢进去,猛然间想起有一位朋友正好住在对面。到他家以后,我把经过告诉他,他先吃了一惊,接着大声笑了起来。我守在他的窗口。

九点钟他来接班,让我睡一会儿。两点钟我又把他换下来。我们俩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到了六点钟,耶稣会士才出来,他态度安详,心满意足;我们看见他不慌不忙地走远了。

于是我又惭愧又胆怯地去拉我舅舅家的门铃。女用人来开门。我没敢问她,默不作声地爬上楼去。

我的索斯泰纳舅舅躺在床上,苍白,消瘦,憔悴,眼睛没神,胳膊发软。一张小圣像用别针挂在帐子上。

“我不知道,说起来真奇怪。不过,最怪的是刚打这儿出去的那个耶稣会神父,你也知道,就是我以前无法容忍的那个正直的人,嘿,他居然得到启示,知道我生病,跑来看我。”

“真的,他过来了。他听到一个声音吩咐他起床到我这儿来,因为我快死了。这是一个启示。”

过了一分钟,我尽管很难克制心头的高兴,还是用气愤的口气说:“舅舅,您这个自由思想家,您这个共济会会员,居然接见他,没有撵他出去?”

他好像很惭愧,结结巴巴地说:“听我说,这件事太惊人了,完全是天意!再说,他跟我谈到了你外公。他从前认识他。”

“我知道,不过我当时有病,而且病得很厉害!他十分热心地照料了我整整一夜。他真行。我这条命全靠他救的。他们这种人多少都懂点儿医道。”

“不错,既然他待我这么好,我也应该留他吃一顿中饭,他是在我床前的这张小桌子上吃的,我只喝了一杯茶。”

“不要开玩笑,加斯东;有些玩笑开得很不适当。在这场病中,他对我比任何一个亲人都关心,我希望别人也尊重他的信仰。”

“我们打了一场别吉克;打完以后,他念日课经,我看他带来的一本小书,这本书写得不坏。”

“也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比较起来,还是应该说不是。这是他们在中非洲传教的一段历史。还不如说是一本惊险的游记。这些人在那儿干的,很了不起!”

我开始明白事情糟了。我站起来,说:“好,再见了,舅舅,我看您是抛弃共济会,改信宗教了。您是个变节者。”

我的这个玩笑开糟了!舅舅彻底改变了他的信仰。光这样,对我还无所谓。天主教也好,共济会也好,依我看,不过是半斤八两。最糟糕的是他新近立了遗嘱,是的,立了遗嘱,而且为了那个耶稣会神父,先生,竟然剥夺了我的继承权。

安东内拉 卡纳莉照片

都存下来。如果有需要的可以找我,发给你们。如果有需要的可以去找他。他也专门…

,这个是游戏中的热门角色很多男生都喜欢使用,所以P成这样好像也没有什么…

孩子们期待已久的暑假生活已经开启,今天下午,泰地幼儿园的宝贝们像往常一样起床,殊不知,老师们已经悄悄…

钱币玩多了,越来越觉得,切入点越小越容易玩出成绩,玩出乐趣。哪怕一种钱币玩好了,也很牛。

中医外治法其中膏剂贴敷治疗学,卡纳莱斯是几千年来与疾病作斗争中总结出的一套独特的,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法。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cc-teienlist.com/,卡纳莱斯

武磊队友铁心离队?或3000万赴阿森纳 皇马2亿签两大顶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cc-teienlist.com/,皇家贝蒂斯

据西媒donbalon报道,西班牙人中场球星马克-罗卡曾拒绝来自皇马的邀请,皇家贝蒂斯他可能会以3000万欧元的身价加盟阿森纳。同时,皇马计划转让多名球员筹集两亿资金,以求签下卡马文加以及一名超级攻击手。

作为21世纪最成功的足球俱乐部,皇马有着一种特殊的吸引力,但并不是每个足球运动员都梦想为皇马踢球。马克-罗卡就是例外者之一,据报道,去年夏天皇马曾有意签下他,当时他们急缺一名防守型中场,但被罗卡拒绝了。此前,拜仁也曾试图引进罗卡,但他们的出价未能满足西班牙人的要求。

罗卡算是西班牙人队内的明星球员,他和曼城的罗德里被认为是未来西班牙队的一对主力中场搭档。与上赛季相比,罗卡今年的表现有所下降,西班牙人也在降级区苦苦挣扎。据报道,罗卡将会尽全力帮助西班牙人实现保级,但他已经决定要在本赛季结束后离队,相对留在西甲,他更想去英超寻求发展机会。

据报道,阿森纳主帅阿尔特塔对罗卡非常欣赏,皇家贝蒂斯将他视为未来计划的关键球员,并愿意支付3000万欧元转会费。去年夏天,皇马当时对罗卡报价4000万,满足了他的违约金数字,但球员拒绝加盟。而现在的情况不同了,如果西班牙人降级,他们将无力拒绝对于罗卡3000万欧元的报价,阿森纳有机会以较低的一个价格完成签约。

现在罗卡已经不再是皇马的引援目标了,他们已经将注意力转向了卡马文加,并将这名年仅17岁的超级天才作为了夏窗的头号目标。同时,齐达内还希望引进一名超级攻击手,来重组前场三叉戟,主要目标是桑乔、哈弗茨或者劳塔罗。

为此,皇马需要筹集约2亿欧元资金,而这只能通过出售球员来实现。包括租出去的球员在内,皇马一线名球员之多,需要进行精简。据报道,皇马计划出售近10名球员,塞巴略斯、J罗、贝尔等人在“必须清理”之列,而纳乔、巴斯克斯、马里亚诺、布拉希姆、约维奇等也是离队热门。甚至,如果收到很好的报价,米利唐或者伊斯科也在可以出售之列。

如果一切顺利,皇马计划用这两亿重建一条中轴线,卡马文加是重中之重,桑乔或者哈弗茨是重点目标。如果还有剩余的话,齐达内希望引进一名年轻中卫,目标是乌帕梅卡诺或者热刺的达文森-桑切斯。

【西甲】梅西助攻戴帽德容破门 巴萨3比2逆转贝蒂斯

北京时间2月10日,西甲第23轮的一场较量,巴萨客场对阵贝蒂斯,开场第6分钟,卡纳莱斯点球破门,贝蒂斯主场领先,3分钟后,梅西助攻弗兰基德容扳平比分,第26分钟,费基尔破门帮助贝蒂斯再度超出比分,上半场结束前,布斯克茨接到梅西的助攻将比分扳成2比2平,易边再战第72分钟,梅西上演助攻帽子戏法,朗格莱头球破门反超比分,随后的比赛,费基尔和朗格莱先后吃到红牌,最终巴萨客场3比2取胜。

6’费基尔禁区内射门被朗格莱用手挡出,裁判判罚点球,卡纳莱斯主罚命中。巴萨0-1

26’贝蒂斯前场打出反击,费基尔得球突至禁区前沿左脚劲射破门。巴萨1-2

皇家贝蒂斯出场阵容:1-罗布莱斯,22-埃莫森,5-巴尔特拉,23-曼迪,15-阿莱士-莫雷诺,14-威廉-卡瓦略(69分钟,17-华金),21-吉多-罗德里格斯(85分钟,11-特略),8-费基尔,24-阿莱尼亚,10-卡纳莱斯,9-伊格莱西亚斯(60分钟,16-莫隆)

巴塞罗那出场阵容:1-特尔施特根,24-菲尔波(56分钟,18-阿尔巴),23-乌姆蒂蒂,皇家贝蒂斯15-朗格莱,2-塞梅多,5-布斯克茨,21-弗兰基-德容,22-比达尔(56分钟,8-阿图尔),17-格列兹曼(88分钟,4-拉基蒂奇),20-罗贝托,10-梅西

【2】梅西成为本赛季五大联赛第2位进球和助攻都上双的球员,另一位是桑乔。

【1】费基尔成为21世纪贝蒂斯首位在两回合和巴萨的比赛中都有进球的球员。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cc-teienlist.com/,皇家贝蒂斯